中新网<\/a>海南文昌7月24日电 (马帅莎 王海露)长征五号B遥三运载火箭24日将

  中新网<\/a>海南文昌7月24日电 (马帅莎 王海露)长征五号B遥三运载火箭24日将“乘客”—— 问天实验舱精准送入预订轨迹。舱箭别离后,问天实验舱尾部留有两条圆形的结构,这是科研人员为载人航天工程空间站制作使命特别规划的大“沙发”,靠着软软的“沙发”,“乘客”和火箭别离时愈加舒适、安全。<\/p>\n\n\n\n

北京时间2022年7月24日14时22分,搭载问天实验舱的长征五号B遥三运载火箭,在我国文昌航天发射场焚烧发射,发射获得圆满成功。屠海超 摄<\/div>\n\n

  问天实验舱被火箭送到预订方位后要与火箭别离,也便是“到站下车”。据我国航天科技集团一院产品化副主任规划师孙璟介绍,以往,我国的卫星、飞船等航天器在别离时,一般选用包带别离或点式别离设备,但空间站舱段这类“乘客”大、高、重,包带无法固定住,点式别离在规划较大的运用中,牢靠性会有所下降。<\/p>\n\n

  为了让空间站舱段可以安全“下车”,研发团队通过近10年的尽力,研发了一项新的舱箭别离设备,既能“绑”得住大直径的空间站舱段,又能快速、牢靠、无污染别离。但是,在做别离实验时,研发团队发现新式别离设备对别离面的瞬间冲击高达30000G,这相当于分量1吨的轿车以每小时100千米的速度撞向墙面时所发生的冲击力。<\/p>\n\n

  孙璟指出,空间站舱段有许多陶瓷、光学器材,对冲击的感触尤为灵敏,这种量级的冲击,会让“乘客”乘坐得“不舒服”,还有或许损坏较脆的零部件。<\/p>\n\n

  如安在确保安全别离的一起尽量将别离过程中的冲击降到最低?研发团队为空间站舱段规划了一款圆形“座椅”,并敲定“座椅”摆放的最优方位。该“座椅”由两条圆形隔冲框组成,内部引进“颗粒阻尼”等新技术,让别离冲击在颗粒体的冲突和磕碰中,迅速地耗散动能,把冲击下降10倍左右,使“乘客”在进入太空的旅途中都感觉像坐在“沙发”上相同舒适。<\/p>\n\n

  2021年4月29日,空间站天和中心舱曾坐着这款“沙发”前往太空。本年,问天实验舱相同享受了这项服务,因为实验舱更高更大,规划人员还为它“定制”了更多优化规划,以习惯它在热环境、运用以及接口的改变。<\/p>\n\n

  据悉,这款大“沙发”也为火箭增加了100多公斤的分量,但作为我国现在近地轨迹运载才能最大的新一代运载火箭,长五B火箭有满足的运力轻松“驾御”。(完)<\/p>

\n<\/td><\/tr><\/tbody><\/table>